百合麻吉大魔王

36【关于恋爱的魔法咒语1】(魔法师设定)

魔法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大概所有人都快要忘记他现在还是魔法学院四年级的学生。

不管是俊美的外貌、与生俱来的法术天赋和实战经验都让这个魔法界为他而疯狂。

四大顶尖的魔法公会已经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只等他毕业之后的选择就能得到最为丰厚的待遇。

 

而现在,魔法学院教学楼外已经人山人海了。

虽然四年级之后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做自己的魔法学科研究不会待在学校里了,但不知道是哪位魔法师传出今天维克托会回来帮助他钦定的助手,三年级的胜生勇利做暗物质学科的课堂实验。

从二年级开始维克托就选择好了作为生活和学习上的助手,现在居然能让维克托在百忙之中抽空回来帮忙辅助做课堂实验简直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所以,当维克托和勇利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平常都特别严谨冷漠的魔法师们仿佛抛开了一切似的大喊尖叫推挤着,这个时候就是魔法学院学生会最头疼的时候,只能硬着头皮维持着秩序,谁让他们学院拥有这样一个超高人气的魔法师呢?

“学长!!!!!!维克托学长!!!!”

“啊啊啊!!!好帅啊!!!”

“维克托学长我爱你!!!!!!!!”

“啊啊啊啊维克托学长!!!!!!”

“维克托学长穿着魔法师套装真是太帅了,天啊我第一次发现我们学院古板得要死的套装这么好看!”

“学长我喜欢你啊!!!!!!!!!学长!!!!!”

不仅如此,还会有很多人带着稀奇古怪的礼物过来想要送给他,当年就有某个家族的千金想把世界上仅剩没几匹的独角兽送给维克托。

情书这种东西就更不用说了,维克托的信箱常年都是爆满的,几乎每天都会有上百只信鸽将信投放在已经爆满了的信箱上,顺便连带着勇利的信箱一起遭殃。

毕竟是维克托的助手,也是最能接近维克托的人。

维克托走出来之后很无奈的脱下手上的黑色手套交给勇利,然后笑着将食指抵在嘴唇上。

接着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好了可爱的小猫咪们。”

“虽然我也很想跟你们聊聊天,无奈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解决呢。”

“我有一些小礼物送给小猫咪们,拿到之后都要乖乖的噢~”维克托朝着众人眨了眨眼,然后一拍手,天空上嘭的一声轻飘飘亮晶晶的东西掉落了东西下来。

伸出手一抓,发现抓到的都是糖果。

“天啊是维克托学长送的糖果!!!”

“啊啊啊啊学长送的糖果我不会吃的我要保存起来!!!!”

“别抢糖果啊!!!!你还给我!!!!”

“你别扯我头发啊!!!!”

“学长呢!?”

等众人从抢糖果的风潮中回过神来,维克托和勇利早就不见了。

“呼……”回到专属于维克托的别墅时勇利松了口气。

帮维克托把魔法袍解下来挂到衣架上,一双手套飞过来把袍子带走拿去清洗,勇利拿着魔杖敲了敲厨房上方的铃铛后厨房的一切都开始有序的动了起来。

“维克托,在开饭之前想喝点什么?”勇利挽着袖子问。

维克托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松了松领结:“来杯红茶吧,不用你亲自泡,过来。”

勇利应了一声挥了一下魔杖后走到了沙发后面。

他们两个在维克托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不过为了不影响对方的生活就没有公开出来,所以勇利对外还只是维克托的助手。

“对不起啊。”勇利将他的长发解开,梳子自动的飞了过来开始梳着银白色的长发。

“嗯?”维克托不解的哼了一声。

“我对于暗物质的控制还不是很好,不过早知道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的话就不应该麻烦你回来帮我做这个实验啊。”指尖滑入发丝里力度适当的按着他头部的穴位。

“没有麻烦噢勇利,我希望你能更加依赖我一些呢。”维克托放松的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享受着勇利的服务。

“对了,暗物质的实验是最后一个了是吗?”维克托闭着眼睛说。

“嗯……接下来就是要找导师……”

维克托打断了他:“不用找导师了,明天就跟着我去实验室吧。”

“诶?”勇利惊讶得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去找那些糟老头要那种上个世纪都研究透了的东西还不如直接跟着我。”维克托睁开眼睛,冰蓝色的眼睛泛着冷光。

虽然知道维克托很厉害,可是这么毫不留情的讽刺学院的教授们还真是有点……

“就这样说定了,我身边没有你根本不行,那些说着是现在最好的助手一个一个都蠢得我想把他们丢出去。”维克托抱怨道。

“啊好的……”勇利抽了抽嘴角。

那几位名字说出来都能震一震的魔法师们被居然嫌弃得连他都不如……

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作为助手的他掌管着维克托生活的一切,做到最完美无缺的照顾着他。

当然勇利也是有非常多的小私心的,例如说他的信箱里只要是情书,还没被拿起来就会变成灰烬,有贵重的礼物会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但是家族联姻的信件……

勇利拿了起来,上面显赫的家徽刺痛着他的心。

他们两个虽然是恋爱关系……可是维克托……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离开他呢?

将重要的信件连同那封联姻信件一并放在书桌上之后勇利心情低落的走了出去,丝毫没有看到放在桌子旁的水晶球已经将他的一举一动传到了另一边……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维克托的实验室了,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了解了大概情况之后就已经开始上手跟着一起开始做研究,不过最近维克托好像很忙,经常在书房里待到很晚,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勇利也习以为常,这样厉害的人背后总会有更加努力的付出。

几天后,勇利提前来到实验室帮他整理桌面上的纸张,整理了几页一直都看到生涩难懂的咒语,他一好奇就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

“绑住……爱……嗯……这是什么词啊……?”

“勇利。”维克托散着头发靠在门旁看着他。

勇利心里一惊,结果手一抖,纸张全部散落在了地上,结果满满都是字的纸张掉落在地上后直接变为空白了。

天啊他到底做了什么?!

勇利赶紧蹲下身捡起来,想要恢复。

“别试了,恢复不了的。”维克托挥了挥手,纸自己飘起来飞到了一边碎裂开来。

“可是……那应该是很重要的……”勇利低着头不安的说。

按照习惯来说,一直到早上都还放在正中间的文件都是最重要的……

维克托捏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不,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勇利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太好了……

可是他们现在的姿势是个什么意思啊?

“最近勇利一直往我的桌上放的那些信件我都看了,不安了吗?”维克托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为什么不安呢?”

 勇利答不上来,也不敢直视他,只能微微撇开眼神。

维克托想不明白,自己能轻松的解决任何事情,可是却解不开自己恋人心里的疑团。

这样的不安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了,他忙归忙,可是恋人的一举一动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我查阅了很多书籍,找了很久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你最近对我的态度都开始有些冷淡了。”

“勇利,如果你想离开我的话是绝对不行的噢,我会用一切的方法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不管是抽取你的记忆也好还是把你囚禁起来也好……”维克托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勇利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疯了?”

“没有噢,我昨晚查到了如何绑住一个人的咒语,你想知道吗?”维克托把他压在窗边贴着他的耳朵说。

“不……不要……维克托……”勇利身体颤抖着害怕的闭起了眼睛。

我没有想要离开你啊……

我只是怕你会丢下我一个人…………

“绑住你的咒语就是……”维克托轻轻地咬住了他的耳朵。

“我爱你。”

“诶?!”

“这可是绑住爱人的咒语噢,很不错对吧?”


评论(4)
热度(191)

吸冰末期患者
主维勇的老咸鱼
进修中
蟹蟹你能看完
微博:百合麻吉大魔王

© 百合麻吉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