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麻吉大魔王

【关于维克托叔叔讲故事③】

经过了五天的艰苦行程终于到达精灵国,全新访问团中的骑士们还没按照会见流程走一遭,负责与大王子沟通的使者就莫名其妙的被王子本人带走了……

众人心里满是疑问可是也不能表现出来,依旧整齐的站在平台上。

刚刚才被维克托眼神呵斥过的精灵大臣赶紧走到第二个平台带着歉意对骑士们说道:“远道而来的人类朋友,你们辛苦了,维克托王子吩咐我好好招待各位,请随我来。” 

众骑士面面相觑都很疑惑,不是还有会见仪式吗?这个流程和老师们说的不一样啊!

是他们记错了还是流程改变了?



毕竟经历了五天的日夜兼程,每个人都十分疲惫。

在这项任务还没有交到他们手上之前,都只是在国家里学习和训练。

第一次接手任务之后每个人都高度紧张不敢松懈,因为轮班赶路每个人睡觉的时间都很少。

“使者大人那边……”奥塔别克犹豫的开口问道。

“请不用担心,使者大人由大王子亲自招待的。”

大臣神态自若的解释之后,这下大家才松了口气,跟着精灵大臣走到偏殿用餐休息去了。




一路被温暖的大手牵着的勇利,看着眼前因为走动而肆意飘动的银色长发脑子一团乱。

和王子交流不是会去专门的会客室吗?怎么改到房间里了?

这和老师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回过神来的勇利已经被带到了宫殿的另一处走了进去。

宽敞的室内被精心巧妙的设计过,精灵国特有的装饰和从自己国家带来的物品巧妙的结合摆放在了这个空间里,如果不是在中央有一张相当夸张的床的话,这仿佛是一个展示精灵国和人类国家艺术品的大厅。

维克托牵着他走到了露台前,这里是视野最好的地方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来,坐吧。”维克托松开了手说。

“啊,好的好的。”

小巧可爱的三只小精灵飞了过来在桌上摆放好了许多糕点和刚刚泡好的红茶,维克托一边给两人倒茶一边观察着新的使者。

勇利坐下来之后另一只手还在紧紧的抓着自己的笔记本紧张得都忘记自己是要来谈论公事的,抬眼一看就看到维克托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

“维克托王子?”勇利有点不好意思的叫道。

“啊,抱歉。”

维克托移开视线,把茶杯轻轻放到他的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胜生勇利。”勇利回答。

“啊,勇利,一路上辛苦了吧?精灵国对于人类还是太遥远了啊。”维克托找了个话题缓解一下他的压力。

“为了两国的友好往来辛苦一些也没关系的维克托王子。”虽然现在脑袋还不是太灵光可是对于已经模拟了几百遍会见场景的勇利还是反射性的答了出来。

“叫我维克托就好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些多余碍事的词语。”维克托将茶杯放下,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黑发的青年。

“可是……”

“请原谅我这么无礼的举动,因为我实在是太想和你在一起聊天了。”

“勇利,把你身上所有有趣的事情,全都告诉我好吗?”



精灵王国的另一边。

等待药剂治疗效果的尤里奥坐在草地上背靠着树干休息着,已经两天了啊。

那些人类应该已经到了吧?

因为他们带来很多东西送给他们,还会把人类世界的故事带来分享给大家,所以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整个精灵国的精灵们都会十分期待人类的到来啊。

往常这个时候自己会在宫殿里跟着维克托接待他们,听说今年换了新的使者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啊。

身后大树因为自己调制的药效原因还在沉睡着,与魔界相邻的地方土壤容易传播从那边带来的脏东西,他做了这么多防护措施可是这棵树还是被感染了。

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

尤里奥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

奥塔别克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左右看了一下其他的人全都在各自的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在品尝了精灵国的食物后他们就被带到了为他们准备好的房间里休息,有什么其他的需要摇铃就好。

结果众人吃饱喝足后往柔软的床上一躺就直接睡得不省人事。

奥塔别克清醒了一些后扭开了房门走了出去,在外面等候着的小精灵吓了一跳,才休息了两个小时的骑士长大人就起来向她们询问沐浴的地方。

沐浴完毕后的奥塔别克把之前的正装换成了平常的衣服后走了出去,在门外等待的大臣看到他出来后就连忙迎上前去询问有什么事情需要他的帮助。

“我可以到外面走走吗?”奥塔别克问。

“可以的,精灵们都十分期待着大人们的到来。”大臣笑着说道,然后招呼着站在一旁的精灵将他的佩剑拿了过来。

奥塔别克定睛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剑。

“对于骑士来说,不能离手的就是自己的剑,这是生命也是伴侣。”大臣郑重且小心翼翼的将剑交还到他的手上。

这时候奥塔别克才想起了他们的马车,还没问出声大臣就仿佛知晓他的疑惑:“马车已经从另一个入口进来了,骑士大人们将它们保护得很好,现在正在装配我国的物品,等到出发之日才会带出来。”

奥塔别克稍稍松了口气说:“谢谢你们。”

与精灵大臣告别后离开了宫殿的奥塔别克漫无目的的走着,虽然说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在大王子那边的使者大人怎么样了?



勇利本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开始讲述着人类王国里发生的有趣故事,但维克托不满足与现在的距离,维克托直接坐到到了勇利的旁边倾听着。

“我们应该像朋友一样,而不要被身份制约着对吧?”

“啊……是……”

老师你不是说过维克托王子对这些事情都不感兴趣吗!

难不成是骗我的?!


几个故事结束后,勇利已经吃得八分饱了……

被“我们要像好朋友一样”制约着的他现在处在一个很艰难的状态。

“这个糕点也很好吃噢,要不要再来一个?”维克托捏起另一个糕点递到勇利的嘴边问道。

虽然有心理准备知道精灵们都十分热情好客可是精灵国的王子有这么热情好客吗?

可是面对着维克托的话,无论是两人的身份还是其他的因素,都无法拒绝他啊!



黄昏时分,尤里奥被从树上落下来的树叶淹没了才醒了过来。

“啊,你醒了啊!”尤里奥转身用手贴住了树干感受着。

大树把所有已经枯黄了的叶子抖落下来换上了新的绿叶,明明没有风但是树枝带着树叶沙沙作响似乎是在回应着他。

“太好了,总算治好了呢。”原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总算是放心了。

“以后要有不舒服的话记得早一点跟我说!”

尤里奥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落叶又恢复了原先面无表情的样子,拍打着树干凶巴巴说道

大树似乎讨好的传达着什么,让尤里奥又拍了拍树干不满的嘟囔着。

突然,静谧的树林传来了不明的吼叫声,尤里奥警觉的四处张望着声音的来源。

什么东西?魔族?

这里虽然是精灵国和魔族的边界,可是还是精灵的国度,不可能的吧?

沙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尤里奥靠着大树紧张的从背包里拿出防身的药剂。

“吼——————”

从树干后出现了三只身形臃肿面目丑陋的低等魔族低吼着,贪婪的盯着尤里奥摆出扑击的姿态。

在这样没有精灵看管的边界居然会有妖精敢过来,那不就是给它们送吃的来了吗!

对于它们来说,虽然人类也是“美味”但是绝对比不上精灵国的妖精们。

被这样丑陋的魔物用看待食物一样的目光盯着,真的很恶心。

“维克托,你这该死的结界居然没有把这种东西挡在外面啊!”尤里奥拿着手中的药剂愤愤的说。

这个只会享受的掌权人适可而止一点啊!


当一只魔族伸出尖利的爪子扑上来的时候尤里奥拔开瓶口的塞子准备丢过去,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能让这个魔族再也无法动弹。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尤里奥看到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

接着就是袭击他的魔物重重的倒地声和另外两只魔族的吼叫声。

奥塔别克把剑上的血甩到了甩,单手持剑的他冷着脸看着另外两只魔物的藏身的地方摆出了攻击姿势。

随处逛逛熟悉路线的奥塔别克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这片森林,欣赏着这片森林景色就走到了黄昏时刻,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了不明的吼叫声,赶过来一看就发现了一只金色头发的精灵正在遭到魔族的袭击。

魔族!?

这种东西不是早就消失到了大陆的深处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剩下两个魔族看着被挡在精灵身前这个将自己的同伴一击毙命的男人,不甘心但又不敢轻举妄动,两个魔族和他对视了一会儿转身就往森林更深处逃走了。

奥塔别克确保安全之后才收起剑转过身看向身后的拿着药剂的呆住了的精灵。

金色及肩的头发柔顺的随风飘动,只露出了一边犹如绿宝石的眼睛里充满着不可思议的情绪的精灵呆呆的看着他。

“你没事吧?”奥塔别克问。

尤里奥撇过脸神情别扭的说:“我不用你帮我自己也可以解决掉他们的!”

“嗯。”

“我没有欠你人情啊!”

“嗯。”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奥塔别克问道。


尤里奥捡起掉在地上的塞子把药剂瓶子塞紧放回背包就往回走,精灵独有的长耳朵尖上的红粉色早就暴露出他的内心状态。

奥塔别克走在尤里奥的身后四处张望着,这条路似乎是通往宫殿的啊。

这只精灵是住在宫殿附近的吗?


“二皇子你回来啦!”站在宫殿外的守卫恭敬的说。

“……”奥塔别克一脸懵逼。

“他是我的朋友,好好招待一下!”

“好好,诶?骑士长大人?”

“……”尤里奥一脸懵逼。

—————————————————

0V0因为今天有事所以昨天的更新放到今天啦(咸鱼好意思

奥尤好甜啊……

评论(3)
热度(101)

吸冰末期患者
主维勇的老咸鱼
进修中
蟹蟹你能看完
微博:百合麻吉大魔王

© 百合麻吉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